首页 >> 教育研究 >> 德育研究 >> 育德成果
慕课时代下教师面临的挑战与角色定位(张雪明)
发布:教育局办公室 2016-09-17 计数:

    互联网正在或已经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其速度前所未有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几乎所有领域都在忙于“互联网+”或“+互联网”,但学校似乎是个例外,特别是中小学,成为对互联网抵抗力最强的领地,坚定地防御着互联网的入侵,虽然学校原本应该是催生新技术、新思路的场所。这确实有点意外:一方面受教者比施教者更加适应网络生活,他们对各种网络终端的使用也得心应手,对网络生态适应自如;而另一方面,威权俱在的施教者却没有这种优势,甚至不在少数的人对网络先天抵触,所以抗拒者绝不是学生,而可能是老师或学校,互联网还得静待时机来打破这种力量的平衡。但这暂时的平静不会维持很久,山雨欲来风满楼,慕课,作为先声已经对相对沉寂的教学领域发出了第一声呐喊!

慕课是MOOC的音译,MOOCMassive(大规模的)、Open(开放的) 、Online(在线的)、Course(课程)四个词的缩写,指大规模的网络开放课程。它的出现为学生通过网络学习提供了可能,其基于大数据的丰富性可以满足学习者的选择性;其基于课程素材的灵活组合使课程具有无限的生成性可以满足学习者的个性;其服务和交流的交互性可以满足学习者的适时性;其基于云功能的互联性可以满足学习者的随地性;其基于不同终端灵活切换的互通性可以满足学习者的便捷性。

传统的班级授课制条件下,学习者最主要的需要均难以满足,包括自主性、主动性、个性和选择性,这些在慕课条件下都可以顺利解决。

不过相较传统模式,慕课教学也逐步暴露诸多问题,比如学习过程的有效控制、学与教的个体之间的信赖感难以建立、课程的修完率不高、人格培养弱化等。但世界上哪一个新生事物不是在攻坚克难中崛起的呢?

有人说,教育有其特殊性,屏幕永远代替不了纸张,网络也代替不了课堂。但现实是,数字正在代替纸币,淘宝正在代替实体商店,而这仅仅在几年前似乎也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以下关于英、美历史上人们对于学习工具变化的评论读来很有意思,也许会给我们更多启示。其中括号里面是当时发表评论的组织或者个人。

今天的学生不能用树皮来进行计算,只能依赖价格昂贵的石板。如果他们的石板打碎了,他们就什么也不会写了。(教师大会,1703年)

今天的学生只能在纸上计算,不会很好地使用石板。当他们把纸用光了,真不知道他们能做什么?(校长协会,1815年)

今天的学生太依赖墨水了,他们甚至不知道怎么用铅笔刀削铅笔,墨水永远也代替不了铅笔。(国家教师协会,1907年)

今天的学生只会依靠那些昂贵的自来水笔,不再使用铅笔,我们不能让他们陷入这种奢侈。(PTA报,1941年)

圆珠笔会毁了教育,学生用这些东西,然后随意抛掉,美国人勤俭节约的品质完全被忽视了。(联邦教师,1950年)

无论你我是否愿意,网络也许都会对传统教学方式——延续了数百年之久的课堂授课制——

产生冲击,很可能是一场摧枯拉朽式的变革。我们不能准确预测这场变革发生的具体时间,但这一天将不可避免。这一变革所带来巨大挑战将直接施加在教师身上。

首先,教师将遭遇教学技能危机。

在线教学在一定程度上颠覆了传统课堂教学,这就会引起课堂教学方式的深刻变化,所以就有了“翻转课堂”一说,这就使教师面临传统教学技能的筛汰,一些习以为常的教学技能将被弱化甚至淘汰,一些会得以保留甚至强化。而一些新技能将会得到重建,比如网络课件的制作,课程的量身定做,在线服务,主流网络终端的使用,灵活获取准确资源等。

其次,教师将面对信赖危机。

教育的核心是信赖,所谓亲其师信其道。在班级授课制下,教师和学生,是真人在同一场所下的教与学,教师的言行举止会产生表率作用,形成对学生的人格影响,逐步培育起学生对老师的信赖,这将成为学生成长阶段的重要教育力量。在网络条件下,冷冰冰的屏幕将人格影响降到最低,信赖无从谈起。特别是,教师的教学对象从确定变为隐匿,使得人格培养教育的过程不可控制、目标难以预测。

再次,教师可能将面临职位危机。

互联网会放大一切,可以把原本几十个学生享受的优质师资推送到千家万户,这就带来了新的问题,教师资源过剩。一方面线下教学面临着在线教学的争霸,使坚守传统阵地的教师面临教学对象的直接或潜在的流失,造成职位危机;另一方面,线上教师因为受众的选择也会出现巨大的修课人数的差异,同样对那些不适合在线教学的教师由于学生稀少而面临职位危机。其中受到影响最大的教师可能恰恰是传统教学中那些具有中等才能的群体——也是最大的群体,对需要更低才能的岗位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小。对此,有人形象称之为“中才危机”。

那么,慕课时代下教师该如何定位自己的角色呢?

危与机并存,不惧挑战主动直面危机的教师将会是未来的赢家。这就要求教师适应网络时代的要求,习得与时俱进的教学技能;在研制教学课件中关注自己的外表,包括衣着甚至发型,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表现出良好的气质,培养自己语言表现力、环境适应力、展示或表演力;熟悉多种网络终端的使用,熟悉知识、素材的获取通道;用良好优雅的形象给学生以人格感染力,用严谨扎实的学术功底和生动有效的课程内容抓住学生的心,培养屏幕前每一个听课者的信赖感。总体上看可以从以下几点给自己的角色定位。

变本位捍卫者为开疆拓土者。

这是自我认知上的变革,传统模式下,教师拥有“三尺讲台就可以包打天下,这“三尺讲台”并非自己挣来的,是学校给的,台下之人没有选择权利,只能认可。慕课条件下可能就不一样了,需要教师在网络上用自己的课程开疆拓土,用自己的智慧“打拼”,去赢得属于自己的“王国”。

变素材搜集者为规划设计者。

这是课程设计和实施上的变革,传统模式下,除了教材,教师主要是搜集素材,为课堂教学的有效实施提供保障,但慕课条件下,学生通常是通过线上学习,然后带着问题回到教室参与交流讨论,即所谓的“翻转课堂”,所以需要施教者为学生课内课外、线上线下的学习做好完整规划和安排。

变知识宣讲者为智慧对话者。

这是教学理念的变革,传统教学以老师讲学生听为主要模式,教师以知识传授者自居;在“翻转课堂”中,教师主要是引导者、启发者、参与者,以开启学生智慧为己任。万世之师孔子,不就是后一种教学方式么!

变技能训练者为理性助产者。

这是教学方式上的变革,传统教学方式带有强烈的应试烙印,强调技能训练,追求教学效果,只关心考的好不好;在“翻转课堂”中,学习者课前已经通过网络慕课对相关内容进行了学习,教师只需通过组织并引导学习者相互交流、对话、反思甚至答辩,使学生的认知结构进一步完善,心智不断发展。也许这才是回归教学的本真生态!西方最伟大的老师苏格拉底经常在街头拦住年轻人讨论问题,用激将式的追问引起辩论,从而澄清事实获得真理,“翻转课堂”可谓异曲同工。

变方法提炼者为形式独创者。

这是教学特色上的变革,为了形成自己的教学特色或教学风格,达成良好的教学效果,传统课堂教学中,教师通常要做一个方法提炼者,并逐步兼容并蓄形成自己的教学特色,但这是立足于课堂的而且落实在施教者自身的;慕课条件下,教师更应该从创设学习者的形式上入手来构建自己独特的教学个性特色。例如,台湾大学的叶丙成教授,把游戏引进大学数学学习,其基本操作方法是,给每一个学生在游戏屏幕上划定一块领地建立自己的“王国”,每做好随机产生的一道高等数学题就可以扩大领地,选择较高难度的问题可以获得领地相对也更大,还可以像围棋一样用挣来的领地去包围并吃掉对方的领地以扩大自己的“王国”,这一学习方式备受学生欢迎,一些不爱学习爱游戏的学生变成了解题高手,甚至作为参与者之一,老师自己也因学生的不断包抄最终散尽领地而“亡国”。进一步实施过程中,好胜心促使一些学生结盟,老师发现后及时更改游戏规则,引进个人或团队数学竞赛,使参与课程学习的学生扩展到校外,甚至走向国际。

上海市教委日前发布了全国第一个“高中名校慕课平台,在线教学渐行渐近。当这场教学变革成为席卷全人类的风暴时,我们要么成为高尔基笔下的海燕,要么成为其笔下的企鹅,这是不二的选择。